首页 >  毕业论文 > 文化论文 >   正文

写论文十分论文:大众文化视域下的中国粉丝文化研究

添加时间:2016-12-27 14:48:58   浏览:次   作者: www.dxlwwang.com
专业论文资料, 搜索论文发表论文代写论文网为你解忧愁!详情请咨询我们客服。
获取免费的论文资料? 欢迎您,提交你的论文要求,获取免费的帮助

绪 论

 

一、研究背景、目标及意义
(一)研究背景
如今,我们时常能够见到这样一群人,他们于烈日下、夜幕中,守候在机场和酒店外,翘首以待,只为能够见到自己心仪的偶像;或是提前几天便在专卖店门口排队,风餐露宿,只为能够买到自己心仪的数码产品;又或是流连于各种网络、动漫展会,精心装扮,只为能够从外表上更接近自己心仪的动漫人物……“粉丝”,是这些不同群体共同的身份。在今天,他们已经成为让社会既熟悉又陌生的群体。新世纪以来,随着传播环境的完善,中国粉丝文化蓬勃发展,并成为当下中国最具活力与爆发力的大众文化样式之一。
自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粉丝文化便已初露端倪。早期的粉丝文化大多仅表现为青少年对于明星偶像的追捧,这一时期的粉丝也被称为“追星族”。当时社会大众和媒体对于这些“追星族”的态度也多为负面,“追星族”成为非理性、疯狂、无知、肤浅的代名词。进入新世纪,中国的粉丝文化进一步发展,特别是 2005 年湖南卫视选秀节目《超级女生》成功运作之后,粉丝文化的实践行为已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个体性行为的初级阶段,过渡到粉丝群体有组织、行动有规范的成熟阶段。粉丝群体的层次趋向多元,结构更为复杂,粉丝之间的沟通交流方式、方法也变得更为多样,粉丝文化的生产性文本呈现出多样化的态势。尤其是随着新媒体的介入,当下中国的粉丝群体的主动性增强,同时,通信技术的演进为粉丝文化的转轨,提供了更多可用的媒介形式、内容以及自主发声的机会。中国粉丝文化在数字化传播时代和大众消费时代的语境之下,发展壮大成为了大众文化的突出代表。 
此外,粉丝文化具有复杂的文化表征,它游离于官方文化与大众文化之间,与流行文化、通俗文化、青年亚文化、媒介融合文化等密切相关,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种族、性别等诸多因素。而且,当下的中国处于经济和文化发展的高速阶段,全球化融合带来的域外文化渗透也日益影响着中国的大众文化。因此,粉丝文化作为大众文化的一种“强化形式”,从开始便呈现出特有的复杂、暧昧的特征。 
......
 
二、研究综述
(一)国外研究情况 
相对于粉丝现象而言,粉丝文化研究出现较晚。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西方粉丝文化的相关理论研究渐成规模,其研究路径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研究阶段(对于西方粉丝文化研究理论体系的梳理,本论将以独立章节进行详细阐述,这里仅做简要介绍):第一阶段,以约翰·费斯克(John Fiske)和亨利·詹金斯(Henry Jenkins)为代表。二者从受众研究的角度,对粉丝的能动性予以积极地的评价,认为粉丝文化是大众文化反抗精英文化的场域。粉丝通过“盗猎”、“游牧”等方式盗取文化工业的素材并加以利用,形成新的具有意义和价值的文本,用以在粉丝群体中沟通交流,并带来自我满足。第二阶段,粉丝文化的研究者以皮埃尔·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另译:布迪厄)的《区分:判断力的社会批判》为理论来源,认为粉丝文化中的“抵抗”行为虽然存在,但并不是由于粉丝群体中存在“有意识”地对文化工业进行积极抵抗的动因,而是出于个人的兴趣和爱好。而这种兴趣和爱好则是由于粉丝个人“资本类型”和“资本量”的积累程度不同导致的。这一时期,粉丝文化研究成果主要包括谢里尔·哈里斯(Cheryl Harris)的《电视粉都的社会学》等。进入第三阶段,粉丝文化研究呈现出多元化的研究态势。例如英国当代社会学家尼古拉斯·艾伯柯龙比(Nicholas Abercrombie,另译:阿伯克龙比)和布莱恩·朗赫斯特(Brain Longhurst)在其著作《受众:展演和想象的社会学理论》中,提出“收编/抵抗”范式已经过时,并提出了“奇观/表演”范式。科奈尔·桑德沃斯(Cornel  Sandvoss)在《粉丝:消费之镜》一书中从消费的角度探讨了粉丝文化。琳·朱贝尼斯(Lynn  Zubernis)与凯瑟琳·拉尔森(Katherine Larsen)共同发表的《十字路口的粉丝:庆典,耻辱与粉丝制片人关系》一书中,探讨了学者粉丝的身份问题。总的来看,西方粉丝文化研究结合其观察到的社会粉丝现象所做的探索已初具规模,其理论成果也成为国内粉丝文化研究的理论支撑。 
(二)国内研究情况
与如火如荼的国内粉丝文化现象相比,国内的粉丝文化理论研究已经明显滞后。当下国内粉丝文化研究以引进解读西方相关理论成果为主,同时也有部分研究者尝试涉足本土粉丝文化现象,但多为停驻在外围的简单价值判断或限于某一视角的侧面探索,系统地论述和重量级的学术著作为数寥寥。总的来看,目前国内粉丝文化研究大致有以下几种类型: 
......
 
第一章 粉丝文化研究概述
 
粉丝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而粉丝文化却是一个相对复杂的的文化体系,远没有我们对粉丝个体的判断来得简单直接。为了更清晰地透视中国的粉丝文化现象,这里有必要对世界范围内粉丝文化研究整体样态及中国粉丝文化的演变过程作以回溯,在澄清粉丝文化相关概念,并梳理其理论研究体系的基础上,对中国粉丝文化嬗变的轨迹及其表征加以考察。 
 
第一节 粉丝文化相关概念考辨
“粉丝”这一社会现象由来已久。早期,欧美的贵族通过供养文学家、艺术家的方式表达其崇拜、欣赏之情。诸如封建时代旧中国的戏曲演员一直受到上至皇宫贵族,下至市井小民的追捧,戏曲演员的追随者们——票友——也逐渐参与到中国戏曲文化的发展中来,成为其重要的组成部分。随着工业时代的来临,“粉丝现象”借助大众传播媒体,逐渐积淀出今日的“粉丝文化”,成为大众文化的组成部分。因此,要想清晰界定“粉丝文化”这一概念,我们首先需要对“文化”、“大众文化”等概念进行考辨,对“粉丝文化”与“大众文化”的关系予以阐释。 
一、文化
泰勒对于“文化”概念的这一界定,被学界普遍认为是文化概念的奠基石。此后,不同学者对于这一概念进行诠释,不断提出新的理解。1952 年,美国人类学家阿尔弗雷德·克洛依伯(Alfred L. Kroeber)和克莱德·克拉克洪(Clyde Kluckhohn)在其发表的《文化:一个概念定义考评》中,收集了一百余种关于“文化”的定义,分别从哲学、艺术、历史、社会等角度对“文化”一词进行解读。该书中多种关于文化的概念也被收入到《大英百科全书》。中国哲学家张岱年也在《中国文化与文化论争》中将“文化”的概念总结为:“文化是人类在处理人和世界关系中所釆取的精神活动与实践活动的方式及其所创造出来的物质和精神成果的总和”①。通过以上中外学者的总结,我们大致可以看出文化的基本特征主要包括群体性和习得性。所谓“群体性”指文化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在群体互动中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和共同信仰;“习得性”指文化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依靠后天的学习、沟通、交流加以强化才造就的。 
......
 
第二节 粉丝文化研究理论脉络
粉丝也从初期的疯狂、无知、肤浅、不具研究价值的社会群体,逐渐走进了社会、文化、教育、传播等领域的研究视野,成为大众文化研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由于大众文化领域内的粉丝现象发轫于西方,因此对于粉丝文化研究的理论成果也多出于西方。总的来看,大致可以概括为三个阶段。现将其发展轨迹梳理如下: 
一、第一阶段:积极受众论为粉丝正名
霍尔汲取了符号学原理、结构主义原理,特别是在对“葛兰西转向”①观点接受的基础上,提出了编码/解码理论。他否定了信息流通“发送者——信息——接收者”的线性传播特征,提出了“编码和解码之间不存在完全的对应,电视生产者可以将偏好的意义输入编码过程,但受众却可以根据自己生存境况从电视文本中解读出不同的意义”②。霍尔假想对于同一信息的解读存在三种可能的途径,分别为“主导性解读”(dominate reading)、“对抗性解读”(counter‐hegemonic reading)和“协商性解读”(negotiated or corporate reading)。事实上,产生这种不同解读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信息与不同情景的“接合”。霍尔将马克思主义中的接合理论引入文化研究,在其看来,经济、社会、文化、政治没有必然联系,它们是以接合的方式存在。文化文本的意义不可能被生产者的意图控制,而是接合与表达的结果。尽管社会历史、社会结构制约意识形态条件下的编码,但受众通过不同情境的接合,就会产生不同的解码。正如接受美学所强调的“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接合理论强调了受众解码的能动性、复杂性和流动性,认为受众不再是法兰克福学派所认为的“白痴观众”,而是能够能动产生意义的生产者。霍尔的编码/解码理论对其后的受众研究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并且成为影响粉丝文化研究重要的理论方法。 
......
 
第三章 “情感”与“认同”下的日常实践——粉丝心理动因分析..... 63
第一节 粉丝欲望和幻想里的性魅力 ................... 63
一、基于“力比多”的粉丝愉悦 ..................... 64
第四章 “虚拟”与“真实”下的符号消费——粉丝消费行为分析..... 91
第一节 粉丝消费现象中的行为主体 ................... 91
一、“星粉”界定标准及消费行为特征 ................ 91
第五章 “失序”与“利用”下的必要反思——粉丝文化的问题与可能.. 111
第一节 当代中国粉丝文化的现实问题 ................ 111
一、粉丝文化失序困境中的价值冲突问题 ............ 112
 
第五章 “失序”与“利用”下的必要反思——粉丝文化的问题与可能
 
粉都从本质上来讲也是群体的一种类型,也存在群体心理中盲从、非理性的一面。近年来,由粉都引发的网络暴力事件屡见不鲜,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社会热点问题。特别是随着互联网媒体的介入,在互联网匿名、互动、即时等属性的发酵下,粉丝网络暴力事件不断升级。另外,粉丝网络暴力与一般网络暴力事件不同的是,粉丝网络暴力事件由于涉及商业利益,往往有媒体和商业主体的参与,因此,呈现一定的复杂性。北岛曾评介:“‘粉丝文化’基本是一种‘小邪教’,充满鼓动和煽动性。‘教主骗财骗色,而教徒则得到不同程度的心理满足……‘粉丝’是一场商业化的阴谋”②。尽管这样的说法有些极端,但也从一定程度上指出了粉丝文化发展存在偏颇的可能。我们在看到粉丝文化繁荣的同时,也应注意到其存在的问题,并从内部机制与外部环境这两个层面上对问题的诱因予以剖析,以探寻疏导的可能与途径。 
 
第一节 当代中国粉丝文化的现实问题
现代意义上的中国粉丝文化,发展历程不长,但速度很快。从其表现样态和演进方向来看,已实现与国际同步。然而,高速发展带来的显著问题是泥沙俱下,其中不免存在种种瑕疵与缺陷。粉丝文化自身所具有的娱乐消遣特征,容易导致粉丝沉浸在感性欲求里,满足于享乐主义,缺乏积极的价值信仰。“就粉丝方面而言,有寻求精神寄托也有自我迷失的原因;从偶像方面来看,有扩大影响也有享受拥戴的原因;在社会文化层面上,有娱乐文化大肆盛行也有商业文化蓄势待发的原因;从媒体层面来看,有看重娱乐也有推波助澜的原因。可以说,粉丝从现象到文化,如果是一种‘病象’,那么,它便是各种力量在当下社会有意无意地合力与合谋的结果”①。只有正视其中潜藏的不安定因素,并积极寻求破解这些难题的有效手段,粉丝文化才能在规范的轨道上健康持续地发展。 
\
......
 
结 语
 
纵观二十世纪关于大众文化的讨论,与论者已经逐渐习惯基于价值判断的立场来讨论其意义。对于由大众文化衍生的粉丝亚文化同样未能例外。从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到伯明翰学派的“正名”,从阿多诺的文化工业理论到费斯克的大众文化理论,无论是批评还是基本肯定大众文化现状的人,都是在对大众文化及粉丝文化的本质问题做价值否定或肯定。即便欧美学者在粉丝文化的研究中,引入了意识形态理论并加强对受众个体差异的考量后,仍未改变其价值判断的核心立场。他们没有或很少去思考,造成粉丝文化现状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对此又负有哪些责任并该在这种文化场域中以何种角色出现。实际上,差异化的社会环境和媒介生态的嬗变,已使粉丝文化在演进过程中发生了多次蜕变和转向,粉丝个体和群体也在此中不断转变态度和立场,而文化产业更是在这场巨变中通过一次次的产业升级实现其对利益的追逐。 
当然,这并不是说对于粉丝文化价值的探讨是无意义的。粉丝文化作为人类发展进程中的一种社会现象,理应被赋予其应有的价值角色,也需要接受关于其价值的追问。况且,粉丝文化的“野蛮生长”过程中也确实出现了趣味低下、网络暴力等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借此对粉丝文化作出歧视性批判并将其妖魔化、边缘化,至少粉丝文化不应成为精英文化站在价值制高点上展示权力的对象。 人类在社会化的进程中,以相互接纳并建立人际关系的方式形成了不同的群体。大众文化视域下的“人以群分”,最终以“粉(粉丝)”的形式形成了一个亚文化群体。粉丝文化以一种亚文化的异类呈现在舆论争议中,粉丝群体也常被定性为主体性缺失、难以主动调控心理和行为的个体集合。实际上,看似疯狂的“追星”行为与纯粹感性的“拜物”背后,恰恰是粉丝群体主体性的一种无意识彰显。自我意识的觉醒,使其主体性在与客体(“星”与“物”)的对象性关系中得到体现。对粉丝个体而言,其能动性与受动性的辩证统一,决定了崇拜对象的具体指向是偶然的,崇拜行为却是必然的。从这个意义上看,粉丝的主体性又如何不鲜明?心理动因又如何不规律?行为指向又如何不明确呢?社会文明的进步,给予了粉丝文化萌发的外部环境。在其生长蔓延的过程中,我们不应遮蔽问题,也不应止步于批判。我们应该做的是,在反思的过程中,为其提供良性规制;在认知的道路上,弘扬自由的价值。 
......
参考文献(略)
 

提供海量毕业论文,论文格式,论文格式范文,留学生论文,商务报告相关资料检索服务。
本论文由代写论文网整理提供 http://www.dxlwwang.com/
需要专业的学术论文资料,请联系我们客服
本文地址:http://www.dxlwwang.com/wenhualunwen/5534.html
论文关键字:文化论文 粉丝 粉丝文化 粉丝群体 粉丝文本 粉丝心理 粉丝消费 大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