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硕士论文 > 艺术类硕士论文 >   正文

艺术类硕士论文:论戏剧的悲剧逻辑在雕塑作品中的运用

添加时间:2018-06-25 20:57:32   浏览:次   作者: www.dxlwwang.com
专业论文资料, 搜索论文发表论文代写论文网为你解忧愁!详情请咨询我们客服。
获取免费的论文资料? 欢迎您,提交你的论文要求,获取免费的帮助

本文是一篇艺术类硕士论文,艺术形象的创造不能离开理性,艺术中的形象是有意味的形象,是渗透了艺术家深刻理性思考的形象。它不是客观生活图景随意照搬,而是艺术家经过选择、加工并融入艺术家对人生理解,对社会事物的态度和理性认识的外化和彰显。(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今天为大家推荐一篇艺术类硕士论文,供大家参考。

 
第一章 戏剧、悲剧在戏剧中的定位
 
撕扯的眼角,无声的咆哮,在得到与失去之间,仿佛是一又一个的轮回.人们未经过我的同意就强行进入到我的生命里,猝不及防,我彷徨迷茫,无助着,用绿树红花遮面,用假装冷漠的面庞,将他者的热情和亲近抵挡,因为这内心,是羞涩的,这来自他者的如火苗一样的热情,只是无处安放,如同一条跳跃的小鹿,她绒毛的犄角因为受到温暖而萌发出一个个嫩白的枝桠,带着初识的懵懂和成长的阵痛,飞也似的冲出去,冲出去,哦,冲向哪里我不知道,就是冲出去,仿佛希望拥抱整个世界一样的,一个小小的声音无形的拉了一张网,细密的温柔的拦了总角们的去鹿,只见这网随风飘动,反复绵软而倔强的吐着一句话“与君初相识,似是故人归”然而,这只是一切最最开始的样子,当时间逐渐流失,情感不断紧实,分离的苦果也在悄无声息的滋长 ,其实,靠近就已经预示了分离,如果给谁一个机会在单纯的得与失之间拷问的话,那么人生这种东西本就是一场,旷日持久,又绚烂夺目的,悲剧。
 
1.1 戏剧的寓言
戏剧的本质是冲突。这里指的冲突是戏剧的冲突,不仅仅表现为对抗,而是有依赖、亲密、趋近、抗拒、甚至是疯狂追逐和相望不见等等,更加可以理解为一种,或者寡淡或者浓烈的人物与人物之间的情绪联系,是一种人与人、人与事件、人与物体之间的一种意味深长的关系,是意志的冲突,情感的博弈。人物之间的“意志冲突”带来情感的嬗变,艺术的终极表现对象是人,情感的共通既是艺术得以赖以生发的支点,也是艺术的最终目的。
........
 
1.2 悲剧在戏剧中的定位
把美好的事物击碎了,毁给人看,就是悲剧。性格悲剧、命运悲剧和社会悲剧,这三者就如同三个带着镣铐跳舞的小孩,悲情的钢索拖拽着原本轻快的灵魂和躯体,是那样的灵动却悲怆,让这两种完全相悖的质感奇迹般的契合,仿佛永远也不会疲惫,却也永远无法挣脱,又仿佛正是这藩篱,让寂静的精神得以沉淀,将脚跟深深的刺入幽暗的地层深处,绝不会因跳跃的过高而轻飘,也绝不会因为缺乏生气而陷入永夜,在一片荒漠中,惶惶不可终日地游走,寂寥。中西方传统戏剧都会涉及与囊括悲剧、喜剧、正剧这三种主要形式。我们这里说的悲剧,一般是以悲剧人物的苦难、不幸、死亡与毁灭为题材内容,通过对伟大人物或普通人物中高尚、 正义、伟大行为遭到否定的悲剧冲突的表现,从而唤起人们悲痛、恐惧和赞美等心情的一种戏剧艺术样式。从美学的范畴中,悲剧更加通过不断的毁灭和不幸的降临,突破了优美与壮美的藩篱直奔更加激荡灵魂的崇高的审美诉求。
...........
 
第二章 悲剧的概念、悲剧的引申意义
 
2.1 悲剧的概念和意义:
悲剧的概念:戏剧的主要类型之一,是以表现主人公与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及其悲惨结局为基本特点。在不可调和的冲突以及悲惨的结局这两个铁律之下诞生了数不清的震撼灵魂的不朽之作,从阿格桑德罗的《拉奥孔》到鲁本斯《劫夺留西帕斯的女儿》《俄狄浦斯王》到《梁山伯与祝英台》 ,从《长生殿》再到《麦克白》,再从《罗密欧与茱丽叶》到《泰坦尼克号》,从《哈姆雷特》再到《红楼梦》,一路走来的无所谓艺术的媒介或是手段,创作者们无一不是的用悲剧这种手段,在用各种各样的不同的手段,宣讲者同样的主题——自由、平等、奉献、生命与死亡、 牺牲与不朽、 博爱与信仰。悲剧的意义。在这里与不止一个老师论辩过关于悲剧精神对人这个本体因素具有的影响所在,这个论题就又会被导向生命的使命与最终意义这个终极命题,《诗学》中曾经有过文字的篇幅专门探讨悲剧的含义,亚里士多德用过大量的时间思考过这个问题,他认为悲剧的目的是要引起观众对剧中人物的怜悯和对变幻无常之命运的恐惧,由此使感情得到净化。悲剧中描写的冲突往往是难以调和的,具有宿命论色彩。悲剧中的主人公往往具有坚强不屈的性格和英雄气概,却总是在与命运抗争的过程中遭遇失败。尼采在《自我批判的尝试》与《悲剧的诞生》都有所意指。艺术的形而上学中有两个相互关联的命题,递进式的回答了关于生命的终极意义这个命题“其一:艺术是生命的最高使命和生命本来的形而上活动。”谢谢谢谢谢谢“其二:只有作为一种审美现象,人生和世界才显得是有充足理由的。在这里,第二个命题实际上隐含着一个前提,便是人生和世界是有缺陷的,不圆满的,就其本身而言是没有充足的理由的,而且从任何别的方面都不能为之辩护。因此,审美的辩护成了唯一可取的选择,”[1] (《悲剧的诞生》尼采)在某种程度上讲,尼采用极端与略显激进的表述了这一观点,这是尼采内心对于这个世界终极意义的一次回答,但是世界的无意义性是因其客观实在的存在,形成了巨大的 疑问的空间,才使人们不断向内部抑或向外部找寻不同的答案。虽然在给出了审美现象这一终极答案之后并没有得出此片论文对于“悲剧”意味这一中心论点的论证但是在下面的一段“悲剧的诞生”中的论述就会是真实的合理而有力:“尼采认为,对于人生本质上的虚无性的认识,很容易使人们走向两个极端。一是禁欲和厌食,像印度佛教那样。另一个是极端世俗化,政治冲动横行,或沉湎于官能享乐,如帝国时期罗马人之所为。”在这段论述中,尼采用常规意义上的形而上学观点所导致的两种不良极端进行了总结式论述,进而提出了他从古希腊人那里得来的跳脱出其二者之上的另一种方式:“‘处在印度和罗马之间,受到两者的诱惑而不得不做出抉择,希腊人居然在一种古典的纯粹中发明了第三种方式’,这就是用艺术,尤其是悲剧艺术的伟大力量激发全民族的生机”。在中国式的古典文学中,《离骚》《洛神赋》,甚至从更加久远的中古传说中盘古、伏羲女娲式的具有牺牲精神的,人物无一不体现,感性与内敛精神的华夏大地,更加深重的得悲怆的悲剧主义精神的真谛,感性,而非理性,是悲剧主义精神深深扎根的土壤所在。
...........
 
2.2 悲剧的引申意义
在这里的悲剧的概念已经顺利地被引导至‘一种具有悲情的作品气质、面貌或者精神画像’的概念,如同你不能从《加莱义民》的某一个悲泣的脸庞或者波德莱尔的一首措辞锋利的诗作甚至一个满脸怒容的金刚造像上就断定,这些作品的主题一定是负面态度的一样,结论,恰恰相反,那些穿越时空的灵魂正是借用时间的控诉之手,歌颂着在悲情的表象之下的大慈悲。真正具有勇气的人“他们的大胆目光直视所谓的世界史的可怕浩劫,直视大自然的残酷,限于渴求佛教涅槃的危险之中。艺术拯救他们,生命则通过艺术拯救他们而自救。”“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来自不时间与空间的人们,居然说这如此相似的话语,它们所指明的道路,殊途而同归,东西方的文明如同巧合一般,在此处,跨越时间与空间之门,交汇。雕塑最基础的属性是空间的艺术,但从古代先贤的无意识探索中,对于材料的持久性的本能探索,通过陶土、木材、石材以及金属,更加随着技术的革新不断派生出不同的材质,不可避免的赋予了雕塑关于时间性的特质,诞生是伴随着毁灭的,如同毁灭同样隐藏着重生,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之生命,其本身就散发着强烈的悲剧属性,“酒神精神”所推崇备至的雕塑这种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媒介,不可避免的与悲剧,一期一会。以雕塑、装置为代表的当代艺术所具备的客观实在性,以及同时占据时间媒介的的特点,产生着一种源源不断的艺术向心力。这样的力量是喷薄欲出的,不可抑制,那样的精神感召会使其反哺进入不同的艺术媒介,成为更加强烈的表情达意的存在,感性,是艺术毋庸置疑的基础条件,无论是望而始却步、求之而不得、得到复失去还是一切为时晚,终归失去的人生规律,使永远不可能脱离人这个表现对象的“艺术”这种东西,捞不到任何面对眼前的“悲剧”做逃兵的机会。因为艺术没准儿偶尔蒙尘,但艺术家,却不能。
...........
 
第二章 悲剧的概念、悲剧的引申意义........02
2.1 悲剧的概念和意义 ..........02
2.2 悲剧的引申意义 ..........05
第三章 悲剧意味的艺术作品与世界宗教中的悲剧性基调的小讨论 ........06
第四章 悲剧性的解读、现实意义.....07
4.1 古今中外的绘画雕塑作品,话本戏剧,影视作品解析与运用.....07
4.2 悲剧性在艺术作品中的运用对于当下社会的现实性意义.............10
 
第四章.悲剧性的解读、现实意义
 
4.1 悲剧性作品的解读
悲剧的本质并非悲剧情感那样单薄,其深层美学意义意义在于崇高。这种崇高建立的基石恰巧是回归于每一个戏剧冲突的最基本元素,将美好的事情毁灭给你看,而这种情节恰巧又是许多不可逆转的或者性格悲剧或者命运悲剧的有机结果,带有强烈的不可抗性。人类的对于命运和人性的主观反抗,带来锤问灵魂的崇高体验。这种崇高感是高屋建瓴式的情感,艺术的终极表现对象是人。生命、死亡、战争、爱情,是永恒的表现主题,现实主义表现绝对真实的生命,对于死亡的冲分观想是对生命之可贵的终极礼赞,战争之宏大可以囊括人世间一切悲喜生死,而爱情则是对永不可得的普世理想的浓淡笔墨。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三人早在古希腊时期就完成了从对单一的神性描写到对人性歌颂的转变,在这一点上意义深刻,是歌颂人性的顽强与文明高峰的显现。这样的高峰在经过了漫长的两千多年才重新浮现,在文艺复兴的背景下,威廉·莎士比亚重新提起笔墨再次歌颂人文主义理想,表现现实与理想的悲剧冲突,在新的社会环境历史背景下,以传统的命运悲剧为巨人的肩膀,深入探索,在探讨过性格对于命运的影响这个客观现像的前提下,性格悲剧被强化与提炼,弱化了命运对主人公生命历程的主导作用,而强调了,因为其自身的性格缺陷,而导致的不可回转的悲剧结局。往往性格悲剧因其对于主人公自我的无法战胜和规劝,相比于命运悲剧更加令人唏嘘。易卜生则着眼于现实,从社会历史环境等客观原因入手,哀叹人们命运之不可控,理想之不可得。命运悲剧-性格悲剧-社会悲剧,在外在框架上,看似,越来越可以被扭转,实质上,却表现了越来越被现实藩篱所越来越紧地扼住喉咙的,悲情无力感,戏剧冲突也在其逐渐演化中得到发展。随着悲剧的发展“有血有肉”的人性代替传统中一直歌颂的神性,人类的正面情感逐渐成为人们艺术作品中歌颂的主题。借助客观实在的借助空间与时间的空间媒介,雕塑所表现的形体,更多的取得了某一关键性时空的切片,犹如一段戏剧的“承转”部分,将最为关键的冲突瞬间凝固,以取得在时间上的延续性和流动性,得以实现,瞬间即是永恒。阿波罗疯狂迷恋并追逐着月桂女神,而贝尼尼则选择了颇富悲剧色彩的那一个瞬间,将它凝固成永恒“迷恋的人儿追赶着欢乐,这昙花一现的美色。他得到的只是一个苦果,几片绿叶。”
\
...........
 
结 语
 
“就像一名劈路而行的林中探险者,我们瞠目结舌地步入一个未曾触及的社会,一个破除了陈规俗套的领域,在其间腐朽化为神奇,平常变成非凡。”悲剧性在雕塑创作中的应用不是方法论,而是原理,神经投入一个未知的领域,是孤独的,但是这种求索却是极为有益的,艺术家的价值在于创见,而非人云亦云。“......从而照亮我们的日常现实......而是去发现生活,以一种焕然一新的实验性的方式去使用我们的头脑思想,去激荡我们的情感,去欣赏,去学习,去增加我们生活的深度”[4]一件作品从艺术家内心呐喊的振聋发聩,到拿起手中的画笔刻刀,到框架的搭建,再到最终的彼岸的到达,每一次都是一场轮回,涅槃,从未有任何捷径可走,而赖以支撑他们强力的精神就是那个一定要继续做下去的理由,无非与重生与救赎相连,与希望和美好相关。原野是前进的方向,落叶,惚恍,枯黄的麦田,皲裂,惊起的麻雀群,又飞快的落地捡拾丰收后遗落的精灵,如同被拣珠人,遗落在贝壳里的珍珠,等待着找寻的目光,是未知的,等待他的可能是分分秒秒,也可能是沧海桑田。而悲剧,往往可以穿越时间与空间,从亘古不变的远方,来到你的面前,任凭你的内心抑或磐石与湖面,风吹雨淋,磐石动摇,惊涛袭面。
..........
参考文献(略)

提供海量毕业论文,论文格式,论文格式范文,留学生论文,商务报告相关资料检索服务。
本论文由代写论文网整理提供 http://www.dxlwwang.com/
需要专业的学术论文资料,请联系我们客服
本文地址:http://www.dxlwwang.com/yishulei/6735.html
论文关键字:艺术类硕士论文 日神精神 唯乐原则